5 走過抗癌路 - 精準醫療,讓細胞自癒|再生緣生物科技 
NEWS 最新一期再生緣電子報已發送,有再生醫學新知與優惠,趕快檢查你的電子信箱,千萬不要讓它變成垃圾信喔! ★★★ 國際臍帶血協會CBA創始會員之一 ★★★ NEWS 再生緣攜手杜克 共創臍帶血醫療平台 幸福講座開課囉!報名享好禮! 》點我報名參加《  NEWS 姚少凌教授與再生緣生物科技-​科技部工程司產學計畫優良成果專刊報導
存戶專屬優惠
English

走過抗癌路 - 精準醫療,讓細胞自癒

05 Mar 2020
文.圖 / 再生緣生物科技





“對於罹癌患者而言,抗癌之路充滿著艱辛,成功走過惡性子宮頸癌的毛毛說,這條路上自己做對了一件事,那就是非常理性的選擇了一條合適自己的路,開啟癌後的精彩人生。”

>> 從發現癌症開始,就決定堅強面對

我是王甯,小名毛毛(小毛),今年49歲。我的外表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這是我覺得做自體免疫療法的另一個好處。
40歲那年,一個偶然的健檢機會,我在醫院做了子宮頸抹片的篩檢,檢查後發現子宮頸有些異常。但因那時在零期的狀況下,還不用做到放化療,只將癌細胞錐狀切除後就出院了。
 
出院後,因工作關係時常往歐洲跑,在44歲的那一年,也就是所謂的『好發期』,當時的我完全沒有警覺,在從德國飛回台灣杜拜轉機的路上,子宮突然出血。當下以為是差旅頻繁太累,所以一回到台灣,就趕緊去看中醫,好好調養身體。接著隔月又飛往德國,同樣是在杜拜飛回的路上再次大出血,這次真的大事不妙了,子宮出血的很嚴重,流出的血塊已經是上次3倍大,鮮紅色的血塊像果凍一般不斷的湧出。而出了公海了之後,我的座位全都是血,機組人員如臨大敵,非常緊張的詢問我是否要飛回杜拜,我拒絕了。因為當時若飛回杜拜,語言不通又沒有支援、在完全沒有熟人的狀況下,飛回杜拜並不會是最妥善的方法。
 
到台灣飛機落地後,生平第一次有車子在停機坪迎接的經驗居然是救護車而不是加長型禮車。我娘家離醫院近,第一時間妹妹及媽媽就來了,但事先我就跟母親說,如果醫生要摘我的器官、或做什麼處置,切記千萬不能簽字!
 
其原因有二,第一是希望對自己身體是有主導權的,我不想把主權交給醫師,如果換做醫生自己或家人得了這個疾病,處置方式或許不一定會循傳統的SOP療法,這是我的第一個堅持。
 
第二是如果在這種狀況下把我的器官拿掉,日後恢復狀態若是不好,我擔心父母會因為簽了文件而內疚一輩子,這是我想給雙親的一些體恤。
 
 
緊急處置後,醫生取了一些黃黃灰灰的組織出來,跟家人解釋:「小毛這次不太樂觀,趁現在還在麻醉當中,一次把該摘的就摘出來」。而通常病患的家屬如果不夠鎮定,醫生講什麼就肯定妥協,但這才是考驗的來臨。在我母親驚慌失措時,我妹妹就跟醫生說明應該尊重病人意願,並堅持不肯簽字,醫生聽了之後自然不悅。
 
麻醉醒後,院方不解為什麼我要跟自己的病情開玩笑?而我也在詢問後知道,若是選擇常規治療,醫院首先就會開刀將我的子宮、卵巢、輸卵管、淋巴等全都摘掉。當時快要過年,我希望院方能讓我請假回家,平安吃完年夜飯後再返回醫院。若那時動了手術,不但年夜飯不用吃,全家勢必陷入愁雲慘霧。醫生勉為其難答應後,我就順利的離開了醫院。
雖然整段病程我都堅持自己負起全部責任,但這不一定是每位病人都能有的堅強心態。那時我要先了解自己病期是第幾期,才能知己知彼、搜尋資訊、擬訂戰略。
 

幹細胞
 
>> 選擇精準醫療,戰勝癌症
 
當出血狀況稍微止住後,我去醫學中心做了核磁共振,報告顯示癌細胞已經擴散至淋巴。接著我開始尋找細胞免疫療法,但醫院的回答都是很不樂觀的。可首要立即我能為自己做的,就是先規畫好每日飲食,我立馬從國外空運先進的榨汁機,每日喝大量的有機蔬果汁。在奮戰過程中也經歷了惡性體質,一度瘦到體重只剩不到35公斤。
 
當年台灣細胞免疫治療特管法並未開放,醫生朋友勸我自然療法沒有不好,可是當癌細胞跑的太快時,自然療法可能跑不贏腫瘤。在偶然機會下我知道了細胞免疫療法,當時醫生朋友建議我放化療也搭配著同步做,除了副作用不會這麼劇烈之外,也能快速達到效果。
 
那時我毫不考慮立刻就做了細胞免疫療法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癌痛已經把我折磨的不成人形,我真的痛死了!癌痛真的很可怕,它可以令病人痛到完全沒有生存意志。當時我想若試過免疫療法也沒用,就不要再奮鬥了。癌痛日以繼夜的折磨我,只靠著每12個小時吃半顆普拿疼,我已經無法再繼續承受。
 
開始做放化療後,一星期左右的時間,因癌痛慢慢得到了緩解,我居然開始能睡覺了。病程期間最慘的時候,身邊需要看護照顧,我連下床都有困難。那時乾脆請看護在浴室幫我鋪個瑜珈墊,直接睡在廁所!我的想法非常厭世,覺得已經快要死掉了,還要張羅自己的身體洗澡、飲食,甚至連上爬上馬桶都是件很吃力的事,隨便移動就是全身虛汗淋漓、眼前發黑;在地上躺著時覺得呼出來的每一口氣,都帶走了身上的能量跟水氣,於是我決定躺在廁所過日子,哪兒都不要去,也減少看護照顧我的麻煩。
 
好幾次覺得人生可能就這樣了吧.....這樣走也沒有不好!因為真的很痛!
 
當人已經衰弱到命懸一絲的時候,對負向東西都會很敏感。我後來飲食習慣轉為全素,也是當下的決定。許多人覺得吃素不營養,蛋白質會缺乏以至於沒有子彈與癌症搏鬥,但我的決定卻恰恰相反,而且有大把的臨床研究可以證明,但這又是另一個議題日後再敘了。
 
放化療執行約一週後,癌痛開始緩解;兩周後血液從日本培養送回台北,我就開始同步執行細胞免細療法。我施打後原本大小超過5公分左右的腫瘤,(在盆腔的後側並壓迫到坐骨神經),一週後竟快速的萎縮,醫生也覺得不可思議。當然二階放射治療我也在非常痛苦中完成,接著便開始在家做雞尾酒化療。
 
雞尾酒療法並不是醫院常規性的療法,而這種療法就是把各種放化療的藥放在點滴瓶裡,雖然劑量很低,但什麼毒性的藥都有。原本應該是要做五次,但我做兩次就嚇到,我跟醫生朋友拒絕了療程,因常規的放化療都已經做完,後面非常規的雞尾酒療法我不願再做。醫生朋友最終也無法強制,就提醒我要定期回檢。
 
>> 抗癌後,做不一樣的事,生命更精彩
 
因為生了一場大病,對生命自然有其它不同的看法,想想若當時就這麼走了,可能這輩子也就這樣結束了。所以現在我都想做什麼就立刻去做,也勇於嚐試自己想過的生活:我去做了斜槓農夫、全世界去契作收種子自己研發冷壓專利的鮮榨頂級好油、還寫了一本六萬字的專業書而不小心成了暢銷書的作者。
 
我認為病人與家屬通常最重要的就是心態,細胞免疫療法是一種輔助療法,可以先去抽血檢驗各項指數及檢測免疫細胞活性,其費用並不會太昂貴,建議每週都可以去檢驗看治療後的指數是否下降?下降後就會產生信心,也能大大放下焦慮。
 
若癌症病情已經末期,身體的不適感會更重,這時病人及家屬更應有正確的觀念:那就是細胞免疫療法可以讓病人延續最後好品質的日子,把握跟家人相處的平靜時光,而不是全身插滿管子,以疼痛與昏聵走向生命的盡頭。
 
沒有100%的醫療,細胞免疫療法是讓病人多了一個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去做選擇的一線生機,而生病其實就是該停下來傾聽身體的時候,不能有太多情緒上的衝擊,停下來好好整理自己也是對生命負責的態度。
 
而在抗癌過程我覺得自己做對了一件事,那就是非常理性的選擇了一條合適自己的路,不但對生命負起了全責,也開啟了癌後振奮人心的精彩人生。
 

幹細胞



返回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