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臍帶血輸血療法」之意義

2008年很榮幸能獲得第60屆日本婦產科醫學會總會‧學術演講會之邀請,有機會針對「以個人自體臍帶血輸血療法治療嬰幼兒之腦性麻痺」為主題,以台灣之治療經驗發表演講;以下就演說之內容與大家分享。(圖1)

最近數年,產科及新生兒之醫療體系有非常顯著之進展,但新生兒之低酸素缺血性腦症 ( Hypoxic-ischemic encephalopathy, HIE ) 之發生率仍然相當高,且直至最近並無有效之治療方式。但自1981年Sir Martin Evans團隊創立了老鼠之胚胎幹細胞模型,接著1998年美國之James Thomason團隊創立了人類之胚胎幹細胞模型,而2006年日本京都大學的山中伸彌教授在實驗室誘發出萬能幹細胞,從而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並且這十幾年來,神經幹細胞的移植已使用於神經損傷之治療,並取得科學上之研究成果,但細胞源、免疫排斥反應、宗教因素或醫療倫理之問題,仍對臨床應用上存在著限制。另外,在多個骨髓幹細胞研究中,有相當大的機會,在此領域中有新的進展,但在實際需面對self-use以外,仍需對來源及免疫反應等問題進行克服。(圖2)


圖1

圖2

基於此點,臍帶血來源較多樣性、抗原性較低、無倫理問題具備較多優勢。有多位研究者藉由動物實驗中發現,人類的臍帶血具有豐富的幹血細胞/多能性之前趨細胞。甚至從動物實驗中驗証得知、人類的臍帶血可改善周產期之HIE所引起的腦神經異常症狀,甚至頭部外傷所引起之損傷或腦梗塞產生之運動感覺傳導障礙等皆可有效改善,或可促進出血性腦損傷之神經恢復等,這是屬於神經再生或神經整形的範疇。

根據此研究結果得知,若使用個人自體臍帶血幹細胞輸血療法來治療兒童的HIE或腦性麻痺是安全的,而且無免疫反應的排斥或是醫學倫理之問題,是屬於較佳之治療效果的。是以關於自體臍帶血幹細胞療法之發展,可儘早利用於小兒科上的神經學的疾病或是其他領域的醫學治療上。

首例台灣自體臍帶血輸血治療,三個月後運動神經機能顯著改善

我首次負責自體臍帶血幹細胞輸血療法的對象,是一位受到交通事故而產下懷孕31週的男嬰,治療開始前之年齡為一歲4個月,其身體精細與粗動作機能、言語機能、反射機能等皆認定為重度發展遲緩。關於自體臍帶血幹細胞輸血療法,經向父母詳細說明治療方案,取得父母之知情同意書後,連續三天將小朋友自已的臍帶血,採用由靜脈注射之方法輸入體內;本來無法自行翻身、身體無法支撐俯臥、並長時間哭泣的小朋友,評估實際神經反應發展年齡僅有接近5個月水準;治療後經過三個月,評估實際神經反應發展年齡已有9個月準,腦神經機能及腦波有了明顯之改善,而且腦部超音波也有輕度改善。

此例自體臍帶血幹細胞輸血治療,並無副作用,而且獲得了與年齡發展相當之腦神經發展的繼續成長 ( 治療前後經過3個月,而評估實際神經反應發展成長了4個月 );日後、病例中不限於腦性麻痺,也可將自體臍帶血幹細胞移植療法應用於其他領域中,相信未來,臍帶血的未知及可能性是令人期待的;二十一世紀中有以臍帶血幹細胞療法來取代器官移植之可能性也未可知,但我們必須謹記在「浩瀚的醫療科學」與「幹細胞研究及治療之醫學倫理」,此兩者間必須取得平衡,才能改善人類的健康,替人類創造最大的福祉。

 
: 此文章發表於「第60屆日本產科婦人科學會總會 學術演講午餐研討會」